相关文章

第六届东方肾脏病学会议暨2016上海腹膜透析高峰会议举行[图]

来源网址:

  “上海目前约有13940名尿毒症透析治疗患者,其中腹膜透析患者4358人,新增患者和在透患者呈逐年增多的趋势。在腹透新增患者原发病构成中,慢性肾小球肾炎最常见(41.4),其次为糖尿病肾病(19.7%),其它原发病依次为高血压所导致的肾损害、梗阻性肾病、多囊肾等;2015年上海市腹透患者死亡原因中,心脑血管疾病最常见(37.44%),其他原因包括感染、猝死、肿瘤、多器官功能衰竭、消化道出血、呼吸衰竭等。 ”这是上海市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肾脏科主任倪兆慧教授在2016东方肾脏病学会议暨2016上海腹膜透析高峰会议上公布的一组数据。 

  近年来,我国慢性肾病的患病率逐年上升,成年人慢性肾病的患病率已高达12%,因肾功能衰竭而必须进行肾替代治疗的患者越来越多。所谓肾替代治疗,就是用人工方法替代失去功能的肾脏,将体内的毒素和代谢产物排出体外。肾替代治疗主要有三种方法:一是血液透析(血透),二是腹膜透析(腹透),三是肾移植。血液透析是将患者的血液引出体外,通过透析器排出代谢产物及毒素,同时补充需要的物质和营养后,再回输到体内。腹膜透析是通过一根细小的硅胶管,把透析液灌入腹腔,利用腹膜作为天然透析膜,达到清除代谢产物和毒素、补充需要物质的目的。肾移植是尿毒症较理想的替代治疗,但由于移植肾源严重匮乏,仅少数尿毒症患者可以通过肾移植手术恢复健康。对于大多数尿毒症患者而言,透析仍是最主要的替代治疗手段。 

  在腹透尚未普及之前,尿毒症患者只有“血透”一个选择。而面对庞大的尿毒症群体,有限的医疗资源根本无法满足需要,仅有20%的尿毒症患者可以得到救治。有了腹透以后,由于可以居家操作,不占用过多的医疗资源,费用也比血透低,尿毒症患者的救治率得以大大提高。目前,上海共有腹透中心56家,其中三级医院30家,二级医院26家;上海市腹膜透析质量优于全国平均水平,治疗持续时间逐年增加,退出率逐年降低。 

  作为卫生部腹膜透析培训中心,仁济医院腹膜透析中心在腹膜透析治疗尿毒症方面位居国内领先地位,在国际亦享有盛誉。至今共治疗腹透患者1455例,目前仍在长期随访的患者501 人。随访时间最长的患者已达21年,年龄最大的腹透患者今年已101岁。 

  有着21年“透龄”的阿娟,是仁济医院腹透中心、乃至全上海“透龄”最长的患者。1995年,阿娟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的时候,才三十多岁。21年来,乐观坚强的她勇于挑战病魔,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认真做透析,每天锻炼身体,按时随访,定时检查,与医护人员的关系胜似朋友,积极参与腹透中心组织的每次活动,向病友们介绍经验。去年,在阿娟腹透20年之际,腹透中心为她过了生日,让她感受到腹透大家庭的温暖,更有信心地继续做好腹透。 

  倪兆慧教授指出,随着血液净化技术的发展,腹膜透析对延长患者生命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透析人群的数量快速增长,人们对腹膜透析的期望也不断提高。上海是我国透析技术的主要发源地之一,仁济腹透中心作为上海成立较早的中心,始终致力于推进腹膜透析的科学化、规范化和标准化,作为提高腹膜透析质量、不断提高腹膜透析技术的重要环节。 

  腹透效果好不好,能不能避免并发症,发现了异常能不能早期干预,完全有赖于规范的管理和随访。倪兆慧教授介绍,在仁济医院腹透中心,每一名患者在决定进行腹透以后,都会有专门的团队对患者进行宣教,详细告知他们如何在家里进行规范的透析操作,如何消毒、如何接管、如何观察腹水、如何发现异常情况、何时需要到医院复查等。同时,仁济医院腹透中心还开通了24小时热线电话,尿毒症患者如果在腹透过程中发现异常情况,可以随时打电话向中心护士咨询,必要时及时去医院诊治,确保了腹透治疗的效果和安全性,最大限度地减少感染、营养不良、贫血、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心脑血管疾病等尿毒症相关并发症的发生。 

  倪兆慧教授提醒广大市民,要做好肾脏病的预防工作,首先要形成良好的生活方式;第二要避免各种伤肾因素,尤其是药物性肾损伤以及感染。第三,要坚持每年定期体检,尤其是高危人群更要注重筛查;第四,要关注慢性肾脏病的早期信号。当出现眼睑、下肢水肿,尿中泡沫增多,尿色加深,夜尿次数增多,尿频,尿急,尿痛,食欲减退,恶心,呕吐,皮肤瘙痒,贫血,血压升高(尤其是年轻人)等异常情况时,应尽早去医院就诊,做相关检查,避免延误病情。